yl8886.com-永利99yl com-首页

欢迎您登陆全民健康网!
手机版
  • 资讯
  • 医院
热门推荐
您的位置: yl8886.com >> TAG >> 人血白蛋白

“人血白蛋白”药荒调查:一路飙升的黑市价格

  一直被视为“救命药”的血液制品人血白蛋白,近日市场上奇缺。虽为处方药,但医院里难寻,而黑市价格一路飙升,10g:50ml(10克)剂量的注射剂卖到了800元一支,堪比金贵,更常常有价无市。

  经多日采访,记者发现,人血白蛋白的供应紧张情况在国内已持续了两年有余,如今更有愈演愈烈之势。这背后,隐藏着大量不为人知的秘密。

  一路飙升的黑市价格

  姜鸿觉得太贵,正犹豫买不买时患上重感冒病倒了。不料,仅仅一周过后,价格已飙升至800元

  11月20日,42岁的郑州市民姜鸿(化名)在重感冒卧床三天后艰难外出,病恹恹的她打的来到淮河路上的一家咖啡厅,这里有位刚从南京回来的朋友在等她。

  “很不容易啊,这是10g:50ml剂量一支的,只弄到了6支。一支800元,总共4800元。”朋友从包里取出了6支南京华辰生物有限企业生产的人血白蛋白。

  “你数数,这是5000元,不要找零,真不知该怎么感谢你……”姜鸿一脸谦恭。

  同一天早晨6点30分,家在南阳的张斌(化名)坐上了前往郑州的长途汽车。5个小时后,他也从这个人手中如愿拿到了5支5g:25ml(5克)剂量的河北大安制药有限企业生产的人血白蛋白,每支360元。

  此前三个月,张斌的父亲因患淋巴肉瘤性白血病在郑大二附院接受治疗。他被告知,父亲急需人血白蛋白辅助治疗,但医院没有,得自己想办法在外面买。张斌一打听,确实如此,几乎所有医院都短缺这种药品。

  随后,张斌的弟弟托人从一家医药企业买到了4支新乡华兰生物工程企业生产的5g:25ml剂量的人血白蛋白,那时的价位是一支290元。

  和张斌不同,姜鸿母亲两年前就查出肝硬化合并肝腹水到了失代偿期,也就是人们俗称的晚期,每年需住院治疗两次,每次抽水后都需用人血白蛋白补充和维持身体所需能量,每次住院花费均要超过两万元。

  母亲出院后,主治医生嘱咐姜鸿:除了终身服用所开相关药品外,每周输一支5g:25ml剂量的人血白蛋白,这是她母亲维持生命的必需品。

  人血白蛋白,英文名为“Hu-man Albumin”,该药一直有“生命制品”、“救命药”之称。

  据郑大一附院血液科主任孙慧先容,人血白蛋白是从健康人的血液中提取的,可直接静脉注射到病人体内,主要用于失血创伤、烧伤引起的休克,脑水肿及损伤引起的颅压升高,肝硬化及肾病引起的水肿或腹水,癌症术后恢复等方面的治疗,是临床急救的一种特殊药品。

  孙慧说:“一般人体的白蛋白正常值在每100ml血液中含有3.8~4.8克,如果比正常值低很多时就需要用人血白蛋白。这种药临床上用量很大,一般重症病人都需要,正常人体内可生成白蛋白,但病人则需要注射白蛋白来帮助康复。一般的慢性病人白蛋白值都会低一些,比如慢性肝病、慢性肾病、肿瘤等,缺乏白蛋白人就容易出现浮肿。”对于姜鸿来说,给母亲治病,钱并不是大问题。她有稳定的工作,丈夫是公务员,弟弟妹妹的经济状况也不差。不过姜鸿很快就发现,想买到人血白蛋白不仅要花钱,还要有人脉资源,并非每次都能顺利买到药,所以她不得不数次更换渠道,选择能买到的药品品牌。目前,她已经从黑市上购买过四次人血白蛋白了。

  姜鸿母亲使用的人血白蛋白先是河南新乡华兰生物的产品,随后换成了郑州邦和生物药业的,现在开始使用江西博雅和北京天坛生物的产品。而购买价格,5g:25ml剂量的开始是260元一支,不到一个月升至360元。

  10g:50ml剂量的人血白蛋白姜鸿是第一次拿。11月13日,她听说南京有药,但每支640元,姜鸿觉得太贵,正犹豫时买不买患上重感冒病倒了。不料,仅仅一周过后,价格已飙升至800元。


  “一周涨了160元,这个高价据说是从上海开始的,然后是南京,估计很快全国各大城市便会跟进……”谈起人血白蛋白价格的飙升,姜鸿一脸无奈。

  眼下,她在托人从哈尔滨打听价格。据哈市反馈信息称,哈尔滨各大医院和药店同样买不到人血白蛋白,该药在哈市的黑市价是:5g:25ml剂量的每支390元,10g:50ml剂量的每支在700~760元。

  软卧里的“药贩子”

  通过有机整合姐姐、姐夫的人脉资源,季刚不到三年换了三辆汽车,如今,他的座驾是一辆配置豪华的“路虎”

  11月21日上午,已有抑郁倾向的姜鸿最终答应接受采访。她说,肝硬化晚期的母亲对人血白蛋白的大批量需求已经使她深陷焦虑。经济上的压力是一个方面,最主要的是此药稀缺给她带来的精神压力。“按照医嘱,最好每周打一支5克的人血白蛋白,而事实上,这个要求只在最初出院的那个月得到保证,很快,就变成了两周一支,眼下,三周甚至一个月打一支就不错了……”

  姜鸿说,近三年中,母亲使用的人血白蛋白几乎用遍了她所有的关系,如何找有门路的黑市药贩子拿药常让她夜不能寐。

  当日中午,在姜鸿的配合下,记者在桐柏路一家咖啡厅见到了以贩卖人血白蛋白为生的季刚(化名)。

  季刚手中有一册打印清晰的供需名单,名单右侧密密麻麻书写着只有他本人能看懂的文字、数字和英文字母。“这都是城市名称、人员姓名和取货、交货的时间、地点、数量……”

  现年33岁的季刚原是郑州一所小学的教工,2005年8月在姐姐建议下辞职进了某医药企业任销售经理,主要负责推销医疗器械。

  季刚的姐姐是一家医院的主治医师,姐夫在某单位身居要职。季刚发现人血白蛋白利润丰厚始于2007年年初,从那时起,姐姐经常向他先容需要人血白蛋白的病人家属,同时,姐姐、姐夫又利用自己的身份以适当的理由向卫生和药品管理部门的朋友索要人血白蛋白。通过有机整合姐姐、姐夫的人脉资源,季刚不到三年换了三辆汽车,如今,他的座驾是一辆配置豪华的“路虎”。

  季刚的客户大多集中在河南、山东、河北、陕西等地,他的货源也集中在这些省份的医药企业和生产企业。

  季刚称,自己大部分时间是在火车上的软卧包厢里度过的,曾经有一周最紧张,他晚上乘火车到一个城市,将货交给客人后又迅速坐动车到下一个城市。“最多一次,一周就挣了4万元钱。”

  据季刚讲,他开始是凭借姐姐、姐夫的关系从医药批发企业拿货,或者直接从厂家拿货,价钱要么是生产企业的出厂价,要么是医药企业的批发价,但送到客户的手中则会成倍加价。一支5克的人血白蛋白,他能够赚到160~180元,而10克一支的利润更丰厚些,最多时能赚400元。

  季刚认为自己所为并不违法,自称是“爱心志愿者”。“我是有底线的,可以在特殊时期赚些该赚的钱,但绝不会染指,那种伤天害理的事压根儿与我不沾边。”

  季刚从一开始就强调,有需求就有市场,只要这种药品的产业结构不调整,只要国民的献血观念不改变,人血白蛋白短缺的局面只会越来越严重。“对于那些急需救命药又苦于没有门路的人,我算是他们的‘福星’。”季刚说。

  药品企业难以正常供应

  以10克剂量的人血白蛋白为例,企业的出厂价为330元~360元,而医药企业卖给医院不能高于省里规定的320元最高限价

  人血白蛋白属处方药,但不在医保范围内。据季刚讲,即便一些重量级人物甚至医院院长,也难保证随用随有。


  记者在随后的采访中发现此言不虚,究其原因,是医药企业难以保证正常供应。

  记者在走访多家医药企业后得知,医药企业不能正常保证医院供应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亏损太利害,企业进药积极性不高,二是医药企业在进货时常常遭遇生产企业的其他药品搭售,而许多搭售来的药品卖不出去。

  11月16日,记者在我省最大的一家血液制品批发企业获悉,人血白蛋白在河南的短缺最早出现在2007年年初,当时只能按配额供应给大医院。

  该企业一位负责人称,他们企业今年已长时间没怎么向医院送过人血白蛋白了,因为给医院送不挣钱甚至还赔钱:“以10克剂量的人血白蛋白为例,企业的出厂价为330元~360元,而医药企业卖给医院不能高于省里规定的320元最高限价。此外,企业在进货时,每进一支人血白蛋白还得搭配不少干扰素和静注人免疫球蛋白或凝血因子等药品。”

  这位负责人同时告诉记者,他们进人血白蛋白首先保证的也只是几家大医院的临床用药。“眼下偶尔还在供货是为了维护大家作为大企业的形象,实际上并不能从中盈利。我估计郑大一附院和省人民医院库存不会超过10支。”

  11月25日,郑州市药监局流通处裴广站处长接受采访时表示,人血白蛋白“闹饥荒”由来已久,全国各大医院都缺,这种状况在国内已持续了两年多,在北京、上海、广州的供需矛盾可能更突出。

  连日来,记者对省人民医院和郑大一附院及二附院的电话采访均被告知“没货”或“非常紧缺”。

  在省人民医院药剂科,记者得知,该药在该院几乎无库存,仅用于癌症晚期发生水肿以及电解质不平衡的病人。因为存量极低,门诊早已全面停售。

  在郑大一附院内部,人血白蛋白每天都会被一些重要科室的护士长“疯抢”。“目前存货不多,只用于抢救病人、治疗晚期肿瘤病人,需要科室申请,主管院长签字,一张处方最多只发两支。”该院以前是全省使用量最大的医院,而他们现购到的人血白蛋白只能确保急诊、ICU、住院病人中的急危重症患者使用。

  据姜鸿回忆,5月份母亲在郑大一附院住院期间,曾经有位病人因为经济原因放弃使用一支人血白蛋白,姜鸿母亲的管床赵医生如获至宝,迅速调过来用在了她母亲的身上,“现在想想真是感动啊”。

  11月19日,记者在商城路一家全省最大的直营零售药店总部询问有无人血白蛋白,遭店员一阵抢白:“太可笑了,在这儿买人血白蛋白?你去打听打听,全国任何一家零售药店恐怕也见不到一支,想要这种药,医院的人恐怕也得托关系或者到黑市……”

  “有能力的病人都是自己通过关系买,实在不行大家会给病人输血浆来代替。”河南省电力医院这样回答记者。

  “大家这儿现在没有卖,恐怕近几年也不会有!”郑州市人民医院和郑州中心医院几乎口径一致。自11月初至发稿时,记者发动数十人咨询市内三甲医院及各大知名药房、药品销售企业均一无所获。

  河南省药品招标办的统计数字显示:我省每月需要人血白蛋白4万支,但供应量不足3万支。在郑州市,月需求量折合成10克剂量的约需1.1万支,供应量只有0.9万支。

  一边是医院和药店断货,一边是黑市价格惊人。如此奇缺的人血白蛋白背后究竟隐含着什么?请关注“人血白蛋白”药荒调查·下。

yl8886.com|永利99yl 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